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荣鼎彩登陆 > 玉带草 >

讯息1+1丨缓扫落叶是若何的“美”好生涯?

归档日期:03-13       文本归类:玉带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央视评论员 白岩松:有点诗和远方的意思,它其实就在我们的身边。秋风可以扫落叶,但是扫下来的落叶,人却缓扫甚至不扫,这可不是环卫工人在偷懒,而是背后有政策推手,是人的有意识的一种行为。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去年就发文了,《关于暂时保留秋冬落叶景观的通知》,园林绿地卫生主要以捡拾白色垃圾、枯枝干枝为主,园林绿地中的落叶暂时不做清扫,最大限度为市民提供观赏秋冬落叶景观的空间。到了今年又进一步,林地绿地、公园内的落叶,特别是栽有银杏、白腊、元宝枫等彩叶树种的绿地,要采取暂缓清扫、喷水加湿等措施,积极营造园林绿化的金秋景观。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就这样一个小小的新闻背后却有人们审美的巨大变化。

  眼下,尽管已进入冬季,但是,各处的草坪却依然是绿的,尤其是上面铺满的一层厚厚的落叶,更是让每一个人可以沉浸在诗情画意之中。很多的北京市民注意到,今年身边的大小公园里,落叶好像尤其多,北京的“秋天”,似乎也被延长了。

  银杏树下,北京的秋色,不仅绚烂,而且持久。今年,北京就有13家城区公园,包括19处彩叶观赏点,向市民承诺,他们将实施“落叶晚扫”的措施,初步预计会在11月下旬,再对落叶展开清扫工作。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城镇绿化处处长 揭俊:在这个钢筋水泥的城市当中,有这么一抹秋色,大家在这些秋色叶里的美景当中拍照、留念,发到朋友圈里,对我们这种工作也是非常认可。

  不再及时清扫落叶,而是视情况进行集中清扫,对北京的环卫工人们来说,他们的工作,带来了另一种美。

  四得公园园长 谭英:应该到这个月月底,12月初还是要彻底清扫完成的,因为还是有一定的火灾隐患的。

  事实上,关于落叶的清扫,最近几年,各界一直有争论。比如,防火与落叶缓扫之间,就需要达到平衡。

  四得公园园长 谭英:增加人员,加强巡视。周边环境如果还有其它的比如说安全隐患,我觉得确实要注意,但是比较空旷或者周边都是绿地,这种条件下我觉得还是可以保留一段时间的。

  央视评论员 白岩松:其实美也是一种民生,而且政策是在顺应民心,因为过去老百姓是自愿到北京少有的几条能有这样的景观的地方去拍照,现在,突然政策的这种推动就让这种景观来到了身边了。

  央视评论员 白岩松:朝阳区的望和公园,风景林带达到33000平方米,通过它的名字和位置你就能够知道还真是用心了。北京植物园里叫“落叶对根的回忆”,陶然亭叫“谭影留金”,地坛公园“银杏大道”,最小的是石景山区的国际雕塑园,“彩叶林观赏大道”,面积200平方米,不管大或者小,都把这样的一个景观,尤其代表北京的秋天的景观,留在了我们的身边。就像老舍说的,北平的秋天是最美的,简直就是天堂。 看似只是一个落叶,背后反映着人们怎样的审美的变化?这是不是也是改革开放40年当中必有的一种变迁呢?

  每到秋冬,落叶满地,大自然的独特风景,给人带来的是别致的生命体验。而在快节奏的城市,如何让这些美景,尽可能地多持续一段时间呢?

  在2009年,成都市就开始实施银杏落叶“只拣不扫”的措施。“只拣不扫”,就是只拣烟头、纸屑等垃圾,而将落叶留在树下。

  成都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绿化处主任 杨俊:老百姓希望落叶给保护下来,希望把这个美好的东西留下来。到目前为止,我们大概已经有,主要街道有七八条,包括一些小景点都得以保护下来。

  听取市民建议,尽可能保留落叶,南京、杭州等城市,也加入了落叶缓扫的队伍。而在今年,北京不仅提出了“缓扫落叶”,还有“缓剪绿植”的措施。

  北京市海淀公园园林工人 周焕荣:我在给狼尾草浇水,往年这个时候我们都给修剪完了,今年根据秋冬养护,延长时间,让游客们来观赏风景。

  园林工人介绍,像狼尾草这种草本植物,干枯后属于易燃物,出于森林防火需要,往年在11月进入森林防火期之前,就会被割得干干净净。而在今年,这延续了数十年的“规矩”,也被打破了。

  北京市海淀公园园长 夏舫:今年的景观留存时间比较长,景观的厚重度,色彩的对比度、鲜明度明显比以往要好,非常受老百姓的欢迎,公园的游客量明显比原来秋季要增加很多。我们每天在巡视园子的过程当中,看到这么多的游客在林下嬉闹拍照,觉得心情也很舒畅。公园、园林景观就是给大家带来美的享受的,我们作为园林工作者也感到很自豪。

  不仅对公园景区人工栽植的地被景观植物,如狼尾草、玉带草、苔草等等,包括自己萌生出来的野花草,只要仍具有景观效果,北京的要求是,一律暂缓修剪和撤除。

  北京市海淀公园园长 夏舫:落叶缓扫还有野生地被缓剪这项工作,对于我们园林工作者来说是很有益处的,因为减少了很多的工作量,以前这项工作会持续很长时间,落叶一飘就开始清除,这样的话是大量的工作,人工劳动力在投入。

  与此同时,地被植物也是城市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便是枯萎了,仍能起到覆盖地表、减少扬尘的作用,也为各种昆虫提供了栖息、越冬的场所。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城镇绿化处处长 揭俊:这是我们景观更加美化的一个举措,我们叫“增绿添彩”,通过在绿叶当中增加一些常绿树的比例,使我们冬景能更加郁郁葱葱,也使我们可观赏期延长,增加绿色。然后“添彩”,对我们的绿地植物的一些色彩进行丰富,我们这些年用一些,比如说元宝枫、银杏,一些七叶树、白蜡,最近这几年,大家一到秋天就会发现我们绿地确实亮了很多,这可能也是这些年来一直坚持下来的一个成果的展现。

  央视评论员 白岩松:什么叫乡愁,什么叫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这都是大方向,但必须有很多好的方法把它变成现实。北京、成都等等这些城市,这样的操作就是其中很好的方法。缓扫落叶表面上来说省了手了,但是要更费脑子,因为这可是技术活。你看啊,像宜昌“落叶不扫”人家到了多专业的地步:只捡垃圾叶不扫,天晴不扫雨后扫,看相不佳及时扫,厚薄不一均匀扫,堵塞下水迅速扫,易燃易腐彻底扫。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业研究所首席专家 王成:实际上,长期以来,我们对城市落叶扫不扫一直还在纠结过程中,但从现在来看,目前实际上好像更关注的是景观的这种需求,更主要的是生态的这种功能,更应该值得关注。比如说落叶不扫实际上就是我们传统的叫“落叶归根”。树木生长好不好,实际上土壤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城市的土壤营养不良,为什么?就是没有养分归还。所以我们说根深叶茂,就是首先土壤要好了,树木才能健康。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减少扬尘,减少北京的飞絮和花粉过敏,因为我们说树木和森林是吸尘器,我们很多的时候关注树叶吸收了多少灰尘,发挥了多少功能,但是不管怎么样他吸收这些灰尘要通过落地,要落到地表才能够存下来。就是说我们这个吸尘器没有储存箱,就会产生二次扬尘或者二次飞絮。比如说北京造林,实施完百万亩工程之后,我们算过,平原区的杨树的比例从63%降到了43%,降了20个百分点,但是大家为什么觉得飞絮还比较严重?实际上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些飞絮无家可归。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业研究所首席专家 王成:在公园里,现在从景观上是缓扫或者是不扫,将来在一些地方,如果没有这种卫生或者防火的隐患的话,从缓扫到不扫真正体现到落叶归根,培育我们自然的、鸟语花香的这种城市森林。

  在北京工人体育馆西侧,今年新增了一处城市森林公园。公园里面不仅种植了银杏、国槐、白皮松等用来延长四季色彩,还搭配了苹果、山楂等食源性植物,甚至还为昆虫搭了小窝。

  北京东城区新中西里社区居民 陈先生:难得,这是寸土寸金之地呀,它有四季长青的,有瞬时开花的,特别是这个蜂巢(昆虫之家),我特别喜欢,昆虫之家,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真好。

  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去年以来,它的核心区和中心城区新增了多处微型公园,大家也把它们称为“口袋公园”。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城镇绿化处副处长 宋学民:主要是结合“疏整促”专项行动,通过拆违,还有留白增绿这些地块。明年我们还要继续大力推进休闲公园、城市森林及口袋公园的建设。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城镇绿化处处长 揭俊:说白了都是城市精细化管理迈向一个新的阶段的重要举措,越精细的管理越需要更努力的工作,就是这些点点滴滴需要更努力的工作去实现。

  去年,新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明确,老城内不再拆除胡同四合院,要保护1000多条现存胡同以及胡同名称。而对于老胡同的改造,北京也颇为用心。

  不久前闭幕的2018年北京国际设计周期间,一条北京老胡同,经由中国与丹麦合作,变身为时尚与古朴兼具的文化街区。

  北京市东城区东城园管委会 韩树凡:在哥本哈根,就是这样,到处是公园,到处有孩子们玩耍的地方和健身场所,那么他们的节能环保以及他们对生活的一种幸福的追求,实际上跟我们是一致的。

  在西安的一栋高楼顶上,空中花园面积达到4200平方米,在施工前就对屋顶荷载承重做了设计,除了花草,还建设了绿色长廊、水池等配套设施。

  西安碑林区西荷小区居民 张先生:家门口的公园,每天早上来转一转,散散心。

  近年来,西安市快速推进屋顶绿化工程,“空中花园”面积目前已突破百万平方米。

  西安市碑林区城管局园林绿化科科长 王晨:现在城市空间狭小,我们见缝插绿。可以避免阳光的直射,起到冬暖夏凉的效果。可以造氧,可以净化空气,可以治污减霾。第三个就是美化了环境,提高了小区的绿化率。

  前几年,上海的实体书店因为高昂的经营成本、网购图书的低价营销经营困难。而从2012年起,上海开始实施实体书店扶持政策,不仅进行补贴奖励,还将实体书店纳入城市布局。规划要求,达到8万人的居住小区,将会预留不少于200平方米的书店面积。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 徐炯:它承担着促进全民阅读、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功能,所以在整个城市的布局当中应该有它的一席之地。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万书元:现在到处都在城市化,城市化给人带来了很多负面的东西,所以人们希望能够找到一个逃离城市的这样一个空间,然后到自然空间中来放飞自己的自由的心灵,因此就出现这样一个状况。我觉得现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作为管理者可能有两个方面的要求是需要注意的,第一个就是你要有预见性,城市管理要有预见性;第二个你要充分理解城市的美学,其实包含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内容,一个就是伦理方面的纬度,一个就是审美的纬度。首先,城市美学是建立在伦理之上,城市首先要发挥它的“善”的功能,然后才是“美”的功能。如果没有“善”,那就没有“美”,所谓“善”就是城市用来用的而不是咱们给人看的,看是次要的,虽然很重要,但是它是次要的。

  央视评论员 白岩松:没错城市要“善”,你得有三辆车自由畅行:婴儿车,那说明空气很好很安全;残障朋友的这种车,那说明无障碍设施特别棒;另外的呢就是自行车,说明大家的一个环保出行,其实在这方面还有很多改善的空间,咱们很多公园里到处都是水泥路面,为什么不能底下是渗水功能极其强大,而路表是这种沙石路面呢?还有公园的墙不能拆吗?所以很多工作要做。

本文链接:http://dibuixants.com/yudaicao/44.html